怀念学界的铁人秉业兄

武际可 力学与实践

昨天,秉业兄走了。力学界失去了一位业绩卓著的老学者,而我失去了一位几十年相处的挚友,一位兄长。

2016年10月,当听说我查出肺部有癌肿(后来确诊为胸腺恶性肿瘤),秉业兄随同老伴芳子随即到医院看我。他一边安慰我一边介绍他对癌症斗争的经验,到这时,我才知道他得了肝癌并且已经转移,还知道他已经和癌症斗争了两年多。他为了不引起别人的麻烦,一直没有告诉人,并且嘱咐我也不要把他的病状告诉人。从那时起,我们俩的心似乎贴得更近了,不仅有几十年的交情,而且是同病相怜的癌友。

秉业兄对待事业是一般人难能地投入的,他在退休前就已经无论在研究还是培养后进方面都是硕果累累、桃李满天下、著作等身了。就在他退休之后几年间还出版了《固体力学》、《弹性力学》和《简明弹塑性力学》三本著作,这是何等的工作量啊。

记得有一位国外的学者说过,大意是,如果一个学者退休后就像一个政客那样,休闲下来。那么他在没有退休前,就不是把学术研究作为毕生的事业,而只是把它作为一种谋生的手段。所以,退休后如何生活,可以作为他当年对待学术和科学忠诚程度的一个检验。秉业兄退休后的作为,说明他是一位以科学教育作为终身事业的真正的学者。

秉业兄更为难能可贵的是,在他自知得了不治之症后,一边忍受着治疗的痛苦,仍然像平常一样参加各种学术会议,参加塑性力学、力学史与方法论等学术会议,参加力学学会的各种活动,为周培源大学生力学竞赛出谋划策,等等。2017年9月,徐秉业接受山东大学土建学院的邀请,还拉着我一起给学生做报告,他做了题为《力学理论知识如何与工程应用结合》的报告,受到师生的热烈欢迎。

2017年9月24日徐秉业教授在山东大学给学生作报告

我常想,我们青年时期时常阅读一些英雄模范的故事,他们能够忍着自己的困难去完成一项光荣的任务,做出一般人难于做到的事。现在我突然悟到,生活在我自己身边的徐兄不就是这样的人物吗?在面临绝症、面临死亡威胁,仍然若无其事地为力学事业、为学术、为教育默默地做贡献。啊,我身边的秉业兄就是一位学界的英雄,是一位值得我们终身学习的学界铁人!

癌症更拉近了秉业兄和我的距离。从2017年起,我两人一起过生日。他的生日是4月14日,我的生日是4月17日。选一个两个日子较近的假日,两家人包括子女一起庆贺。每次聚餐庆贺时,我总是想,我们庆贺又熬过了一岁,这对于身患癌症年过八旬的老者,的确是值得庆幸的事。

今年,2018年4月14日是他的八十六岁生日,又是一个星期日。我们两家又在一起为我们两人过生日,还邀请了学会的刘俊丽夫妇和他们的女儿一起庆贺。当时徐老师还像往常一样,嬉笑与共,相互祝酒。岂料,才过了两个多月,徐兄的健康情况急转直下,竟至一病不起。弥留之际,我与老伴邵秀民去看他,他一直在昏迷中,不过我心里觉得他躺在那里很平静。是啊,他为事业奋斗了一辈子,贡献了全部心血,没有留半点遗憾,所以他应当是平静地满足地走了。毕生鞠躬尽瘁,业绩永留人间。人们会永远地怀念他、纪念他。

安息吧!秉业兄!

《力学与实践》编辑部

期刊首页:http://lxsj.cstam.org.cn

邮箱:lxsj@cstam.org.cn

电话:010-62554107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清华学人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